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黄色笑话  »  春子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,

春子_激情都市_激情都市,




1「春子,进来奶的房间好吗?」「好!」「奶把房间整理好,也把书整理好。」「好的!」「今天奶要去英语教室。」「什麽?」女孩的眼睛一瞬间流露着喜悦的目光。

  「今天早上,要教奶的那位老师是英国人,他是大学中的英语系教授。他的孩子是跟奶同年龄,他负责教奶英语和日文汉字,会先从日文汉字教起。」「什麽?是外国人?」少女一脸困惑的表情说着。

  「是外国人没错,但是他们一家人都会讲日语,而且英语教得很好。」少女说∶「哦!原来如此。」少女从困惑的表情转为好奇的喜悦。

  「奶最好准时来。」「应该的!」* * *她的目光环顾着四周。

  眼前的男人说∶「我先来自我介绍。」那个男人长得十分高大,她几乎要仰着头看他,她觉得非常痛苦。

  「奶好!我是约翰史丹佛。」那男人看着她,接着又说∶「奶叫我约翰,也就是J,就可以了。」「哦!是J老师。」J介绍说∶「站在旁边这位,是我的女儿。她叫凯蒂史丹佛,奶直呼她凯就可以了。」「奶好,凯。」少女看着凯。

  (哇!外国人都是这麽高大,胸部也好大哦!)少女又看着凯不同的发色,想着∶『她的日文程度到底多好?』「幸会,凯。我是本田春子,你们叫我春子就可以了。」凯说着∶「幸会,春子。」凯接着又说道∶「第一天上课,我们来点轻松的方式,现在奶要不要去我的房间参观?」於是凯带着她上二楼。

  「喂!凯,奶日语讲得很好。」「哦!那是学的。」「那麽是跟谁学的。」「我上过日本大学,我是日文系毕业的。」春子看着眼前的金发女孩,虽然同年龄,但是她的肉体十分发达,而且非常的成熟。

  高挺的鼻子,使得脸上的五官更为漂亮,她长长的金发,更是迷人,好像洋娃娃一样。

  「春子,奶看过这本书吗?」凯从书架取出这本书,带着奇妙的笑容。

  春子很讶异的看着那本书。

  凯说∶「奶有没有看过啊?」然後,拿给春子,那是一本关於性方面的书。

  春子的性知识很缺乏,她翻书看到一张照片充满着性行写的挑逗的书十分地刺激,她的心脏很大声地跳动着,感觉一股热潮冲上了头。

  春子睁大眼睛,翻看着书,说∶「哇!好奇妙哦!」金发少女眼中闪着光辉,说∶「奶以前没看过吗?」「对啊!没看过。」「嘘!不要说得太大声,我会害羞的。」於是,她靠近春子,说∶「春子,奶想不想尝试看看。」春子睁大眼睛看着凯,她靠过来的身体带着体味,由鼻腔传进来。

  凯说∶「日本的女孩子发育比较慢。」「对啊!奶看起比我大好多。」二人的眼睛注视着对方的身体。

  凯又说∶「我看一看,奶跟我有什麽不一样,好不好?」春子没有回答。

  凯说着,用自己的手指头往自己的两腿间插着,呻吟着∶「哦!」「春子,奶有没有看过?」「没有只是听说过。」凯依然用自己的手指搓着两腿之间,叫着∶「哦!」二个少女於是讨论这个问题。

  「我很想看看日本人跟我们有什麽不一样?」「┅」「让我看看嘛!反正用什麽方法都可以。」「不要啦!我会不好意思。」「干嘛不好意思,我们一起脱,我又不会对奶怎样。」「可是,好恐怖。」此时,春子很紧张,因为兴奋而流出汗。

  春子看过了那本书,又闻到凯的体味,她现在觉得自己很大胆。

  「好不好嘛?」春子点点头∶「好吧!」很勉强似的,为了隐藏自己的害羞。

  凯开始摸着春子。

  凯的织细手指抚着春子的脸,然後将手指插进春子的头发里,她的手指梳着春子浓黑的秀发。

  春子被她抚摸,全身震动了起来。

  春子感觉脸颊有热气喷着,於是她闭起眼睛。

  突然,温热的嘴唇压着春子,她轻轻的在春子的嘴唇上揉动着,使春子感觉这真的是很刺激。

  (外国人的女孩都如此开放,我┅实在是┅)春子并不晓得什麽是快感。

  但是,春子直接的反应,是很自然伸出手抱着凯的1背部。

  凯的唇紧吻着春子,她是如此的开放又温柔。

  这种被亲吻的感觉,使全身的肉体动着。

  金发少女吻着她,嘴唇是如此的柔软,身体抖动着,下半身也不可思议感觉沸腾了起来。

  突然间!

  她感觉凯打开她二片嘴唇,将舌头伸进她的口中搅动着,使她产生麻酥的感觉。

  凯的手在她的两腿间摩擦着,那种感觉是从来没有的。

  此时,春子感觉很不安。

  但是凯的嘴唇吻着自己,舌头在口中翻搅着,而她的手又如此熟练的揉着她的大腿,使她觉得很舒服。

  春子受刺激而兴奋起来,她的手指抚着自己的下半身。

  凯的手摸着春子的乳房,乳房硬挺了起来。

  春子的小巧的乳房被爱抚着,变大了也硬挺着。

  「脱了衣服。」「不行啦!」「咦!奶不想再尝试新的方法吗?」「不行啦,我会害怕。」「没关系,总要有第一次嘛,而且试试看,奶会觉得很舒服的。」少女的扣子被凯强制地打开了,露出了刚成长的乳房,她小巧的乳头也挺了起来。

  凯的唇吻着,在少女的粉颈啄着,慢慢移到她的乳头,凯含着春子小巧的乳头,看着春子。

  「怎样,很舒服吧?」春子摇摇头。

  「那奶还没感觉到。」於是凯猛烈的攻击着,说∶「那现在怎麽样?」「喔!很好。」少女对着自己半裸的身子,金发少女的手又覆盖在她的乳房上,她觉得很害羞。

  金发少女看着春子的样子,感觉很奇妙。

  「春子,奶身上穿得跟我不一样。」春子回答∶「怎麽样?」凯说着∶「日本女孩子都穿内衣吗?」「是啊!如果没有穿胸罩,会振动。」凯笑着说∶「没错,我脱下来给奶看。」「好啊!」外国女孩子毫不犹豫将衣服脱掉,站在少女的面前,里面是一丝不挂的身体。

  「啊!」少女看着凯,一阵昏眩感,说∶「凯,奶真的是十二岁吗?」「当然棉!」少女看着凯的胸部,她的乳房跟大人一样发达,而且很丰满,是纺锤形。全身覆着金色柔软的体毛,二腿之间突起的部位盖着纤毛。

  少女看着凯全裸的身体,有一种昏昏的感觉,感觉快要昏倒了一样。

  春子叫着∶「凯,奶的身材比我的要棒多了,我变得这样裸露很害羞,因为我觉得自己比不上奶。」「不会啊!奶的应该很可爱吧!脱下来给我看看。」「现在?」「对啊!奶下半身还没脱。」凯的手摸着她的下半身说∶「奶下半身都湿了。」「哦!真的吗?湿了啊!」「奶不知道啊!如果很兴奋,下面都会湿湿的。」「是这样吗?」於是凯将春子的下半身衣物除去,用手指往春子的下体勾一勾,然後凑在鼻子上闻一闻,说∶「对啊!奶看,奶早就很爽快,对不?」说着伸出指头,上面黏黏湿湿的,给春子看。
凯很高兴地说∶「现在我教奶怎麽使全身更舒服。」二个少女全裸着,开跆抚弄对方。

  凯大胆的将自己的双腿张大着,让春子观看,说∶「奶看灰灰的地方,有一个洞,奶用手指头伸进去刺激它,它会流出像水一样的东西。如果是男人的阴茎插进去,会舒服哦!我常常用化妆品的容器往体内插住时,下面就会湿湿的。」凯的双腿之间饮散发着一股气味,凯说∶「在这个三角形地带的肛门,用手指伸进去,也会很舒服。」春子疑惑地说∶「是屁股洞吗?」「是啊!如果有润滑,一定会很舒服的。」「真的是这样吗?」「我这样说,奶一定还不很清楚,我们现在就实际操作一下,奶会知道我所说的。」春子没办法拒绝,因为自体内燃起很特别的感觉。

  「春子,奶打开双腿,不要夹得这麽紧,让我看看。」凯用手指抚着春子还没长出阴毛的部位摸着,而春子的腿闭得更紧了。

  「打开啊!」凯不停地摸着,凯的手指被春子流出的液体弄得湿湿的,而春子的全身因为兴奋而涨红了。

  凯又说∶「我用舌头舐奶的下面,奶会很舒服哦!」「真的吗?」凯压着她的穴,用舌头舐着,有种微妙的感觉自凯背後升起,春子起了很大的反应。

  「这里舒服吗?」「那里?」「就是奶的下面啊!阴唇那里。」凯的脸沾着春子的爱液,她说∶「春子,奶也舐我,好不好?」於是,春子躺着,凯跨过春子的头,让自己的阴部对着春子的嘴巴。

  「奶跟我作一样的动作,好吗?」「好的。」这时候,二人的呼吸越来越沈重。

  出於好奇心的驱使,使二个少女互相将自己的头埋在两腿之间,吸吮着流出来黏黏的爱液。

  於是二个女人开始自渎的行为。

  金发少女右手握着自己的乳房,左手手指伸进洞里搓弄着。

  黑发少女左手拿着杂上的照片,右手也伸进自己的洞里抽动着。

  最後,金发少女得到最大的满足感,而叫着∶「喔┅」黑发少女也觉得快感冲了上来。

  二个少女自慰的行为被站在角落的一个人看到了,那个人是谁呢?

  他就是凯的父亲──J。

  2「来,吃饭了。」J拉开自己旁边的绮子,叫春子坐下。

  J的右手边坐着春子,而左手边是坐着自己的女儿凯蒂。

  那是一个方形的桌子,J坐在中间,而春子和凯则面对面的坐着。

  这时侯,J的太太手里拿着美味的菜肴,凯见到母亲,於是让坐,自己坐在J的对面。

  「妈咪!奶坐这儿。」「哦!谢谢,乖女儿,不必了,我就坐在春子的旁边。」J说着∶「春子,这是我的太太莎莉,她做的菜不错哦,别客气。」莎莉∶「春子,奶好。尽量吃,别客气。」「谢谢莎莉太太。」「哦!不,别把我叫老了,叫我莎莉就可以了。」「啊!真是对不起,莎莉,菜实在太丰富了。」於是,他们开始吃着豪华的晚餐,聊得也非常愉快。

  凯用餐时,不时用膝盖碰春子,并且伸手在桌子底下抚摸着。

  J说道∶「春子,奶已经跟凯做好朋友棉!」「哦!要好好地照顾我们的小朋友哦!」「是的,爸┅我会的。」这时候,莎莉的脚趾搓着春子的小腿,然後停止这个动作,伸出了手在春子的大腿爱抚着。

  春子必须忍着,还要假装自己很平静的样子,不为所动似的。

  此时,春子几乎要跳起来了。

  J的手腕伸到桌子下,他的手腕碰到了春子。

  J看着着春子,少女的纯洁,娇嫩的表情,他想玩一玩春子。

  春子被左右夹攻地抚弄着,使春子不知该如何是好,此刻J的手更加的深入了。

  春子想∶「啊┅怎麽办┅」春子望着四周围,眼睛露着求救的目光。

  莎莉正和盘子上的肉格击鼓鸣冤,凯稠春子二人的眼神眉来眼去,春子不敢看J的脸。

  终於吃完晚餐了,晚餐後他们习惯喝着餐後酒。

  春子在吃饭时,心里不断地呼叫着∶「哎!怎麽办,我┅」J看着春子惶恐不安的神情,自内心发着微笑。

  J的手在春子的两腿间上上下下的抚弄着。J的手为所欲为的在春子的大腿抚弄着,他想要伸进裙子里抚摸她的内裤。

  而春子将两腿夹得紧紧的,双眼闭着祈求着。

  (拜托!不要┅)莎莉对着春子微笑,春子知道她那暧昧的笑容。

  莎莉试探性地说∶「春子,有没有吃饱?」「有。」「吃饱了,那我们走吧!」* * *这时,J的手指已经侵入春子的大腿里面了,春子的脚用力地抵抗着,但是J的力量太大了,根本是白费力气。

  J的手作握拳状,正要伸入,他一用力,很顺利地伸进她的二腿之间。

  春子两腿夹着J的拳头,J伸出中指指头,能够碰到她突出的二片阴唇。

  「啊!」少女整个身体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  J的手指用力一压,压住了她的下半身。

  J的指尖往她的肉唇侵入了。

  少女觉得好痛。凯看到了春子突然从椅子上跳起,又看到了父亲冒犯着春子的身体,三个人被这种异样的情景,都没有说话。

  春子很害怕,脸颊滚着大粒的泪珠,细细声地啜泣。

  J不理会她,中指一出力滑进了少女的密洞。

  「哦!」他的手指在她无毛的阴部里,使她痛得不得了。

  「好痛!」春子的二腿抵抗着,使得痛楚更加倍。

  J不顾春子的疼痛,手指用力地往处女膜插进去。

  他的手指在里面抽送着,春子痛得受不了,当手指拔出後,指尖染着处女鲜红的血。

  J的脸上浮现着捉狭奸淫的笑脸。

  莎莉看了便说∶「J,你不要这样,春子会害怕,春子是我的。」莎莉抱着春子,搂着她离开餐厅,进入她和J的卧房。

  春子的脸埋进莎莉丰满的胸脯中,莎莉说∶「怎麽了,痛吗?」春子用力的点点头∶「嗯!」「来!躺下来,让我看看,我帮奶涂点药。」莎莉打开她的双腿,春子很安心的让莎莉擦乐。莎莉碰着少女的阴部,春子叫着∶「好痛。」莎莉∶「很痛是不是?那我慢慢地擦好了。」春子的双脚举得高高的,全身泛红。

  莎莉想∶『啊!好可爱!好可爱的阴唇。』她拿出了清洁绵花在少女小小花唇处的洞口擦着,很热心的告诉少女说∶「J真是太过分了!」莎莉的抚弄,使春子的下半身觉得很清凉,又荷点微妙的刺激。

  「咦?奶的屁股洞好像也流出什麽东西?我顺便一擦。」莎莉的手指直接涂着。

  春子想∶『从来没有人看过我的下半身,可是今天他们全家人都看过了,甚至都摸过了。』莎莉的手指在少女的屁股沟戏弄着,不断地转动着。

  由於莎莉的抚弄,使少女毫无抵抗力。这是刚才凯教过的,春子只觉得全身发热舒展开来。

  少女说∶「莎莉好舒服。」莎莉∶「是这样吗?跟凯摸奶比起来呢?其实这一切都是J设计的。他先叫凯摸奶,现在是由我帮奶擦药。」她又接着说∶「人间有三种欲望,食欲、性欲、睡眠欲。食欲和睡眠欲是很平常,很容易满足的,这应该没问题的。而性欲若能满足,那麽在世间就更快活了。

  但是人类太作假了,人类压抑着性欲,可是又非常喜欢。而性会使人产生快感,那种快感是奶所没办法追求的。这是J所说的论调,而这也他最有魅力的地方,所以我们全家的性欲是开放的,奶一定觉得很纳闷吧!」「┅」少女无言以对。

  莎莉接着又说∶「现在的奶下半身都湿了,我帮奶上药过了,感觉应该不坏才对。如果是,那应该很舒服才对。」莎莉很肯定的告诉春子。

  春子听了这一番话,她几乎想要逃走。

  莎莉抚摸着少女就像是凯的手指一般,很快地把少女的快感引了出来。

  莎莉∶「说实在的,奶要很舒服还有很多的方式。」「┅」春子没有说话。

  莎莉∶「凯是教奶用舌头舔的吗?」春子乖乖地回答∶「是!」莎莉∶「她很想要奶,但是奶一定不顺从,对吧?」少女听後脸色大变,但又幻想着,使下体流出了光滑的液体。

  莎莉细长的手指很巧妙逗弄着春子的身体,她确实能够掌握住女性什麽地方最舒服,而那个地方又最敏感。

  莎莉∶「J和凯都曾摸奶,凯用舌头舔奶,J用手指头碰奶,奶自己觉得什麽样的感觉?」「啊!都是一样的爽快感觉┅」「现在,我来看看奶湿润的部位。」莎莉用手和舌头摸着春子的阴部。

 1 莎莉的舌头像软体动物一般,伸长着舌头在狭小的肉缝中舔着,刺激少女的性欲。

  少女呻吟着∶「哦┅」「现在也让奶的屁股洞感觉快感。」「喔、好舒服┅」「奶真是个天真又可爱的女孩。」少女的肉体产生高昂的快感,发出了快乐的叫声,好像在演奏一曲绝妙的音乐一般。
「喔┅好舒服,太爽了┅」少女的叫声,传到了房间外的J和凯的耳中。

  二个人站在房间外的走廊上,二个人无言地对看着,眼神中流露出知道莎莉已经对少女展开攻势了。

  J觉得两腿间的东西胀了起来,而且更为突出。

  凯伸出了手在那突起的部位动一动,压一压。

  此时,春子依然不停地叫着∶「哦!好舒服┅」在房间外的二人听到春子的呻吟声,不禁肉体激起了兴奋,凯於是蹲在父亲的面前。

  凯将父亲的裤子拉链打开,拉出巨大的棒子,棒子上浮现着一条一条血管,凯望着那支好大好大的棒子,十分地雄壮。

  J在凯耳边说∶「凯,用舌头。」这个时候,那支棒子涌出了透明的液体。

  凯伸出了舌头,在棒子的顶端轻轻的吸着黏液。

  凯会如此的淫荡,是经过父母的训练,而且她的技术也越来越高明。

  J叫着∶「喔!快一点。」J巨大的棒子含在凯的口中,而他两手抓着凯。

  凯的舌尖顶着棒子的前端,舌头抚着棒子,为了使J满足。

  J的全身散发着快感,而口中的棒子的快感传达给凯。

  经过调的凯技术很好,使J全身兴奋得不得了。

  J让凯抚弄自己的下半身,觉得很爽快。凯的口里含父亲的棒子,伸出手打开房门偷看着春子和自己的母亲。

  J问凯说∶「喂!里面怎麽样了?」「喔!莎莉已全身赤裸了。」「真的?已经开始了吗?」「对啊!」於是凯情不自禁地脱下衣服,呈现在J的眼前,是丰满的乳房。J拉起了凯,使凯站立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J听到屋内传来的呻吟声,很兴奋地伸手抓着自己女儿的乳房。

  J抚摸着凯的乳房,手指夹着乳头,在乳头的前端用手指揉着,使凯发出了淫声。

  「喔┅」然後手伸到凯的下体,摸着已经湿了一大片的阴唇,凯觉得心里痒痒的。

  凯摸着父亲的棒子,那根棒子,那根棒子越来越壮,凯的小手根本不能完全握住,她握住那根棒子动一动,感觉那根棒子又变长了。

  凯的手指触着棒子的前端,感觉有点湿黏,原来是J兴奋激起了一些液体。於是凯又蹲下来,舔着棒子的前端。

  她的舌尖触着棒子的前端,使得J的身体抖了一下。

  「含进去,整个都含进去。快!凯。」凯由於父母的调教,非常有技巧地逗着父亲,使得J这麽迫切的需要。

  凯用嘴将整个棒子含住,并且像小时候吸奶一样吮着那根棒子,使得凯的脸颊胀的鼓鼓的。

  此时的J浑然忘的呻吟着∶「哦!好爽,凯奶做得真好。」「啊!都是爸您教导有方啊!」凯仍然吸着棒子,J很舒服地抓着凯的头,要凯继续深入的含住自己的棒子,而他们的样子是乱伦至极的行为。

  J说∶「看看屋内情形如何了?」凯的嘴巴对着棒子说∶「莎莉将她的乳头塞在春子的嘴巴里,春子好像婴儿一样,饥渴的吸着,手还握住乳房,而且还慢慢的摸着。」「喔!莎莉又更进一步了,她的手指头在春子的密洞抚摸着┅啊!真爽。莎莉的指头进去了,而且还不断地抽送着。喔!还有,春子的表情好像很痛苦,又好像很舒服的样子。」凯停顿了一下,又说∶「J,一定是你啦,刚刚你把她弄痛了。」J笑着说∶「哦!是吗?可是春子她一定也很要,奶看到了她现在跟莎莉搞得这麽痛快。」J想着∶『真是纯真的少女,真想快点进去跟她好好的玩一玩。』J忍耐着,因为他认为时间还没到,当他忍受得将女儿的头拉进自己的棒子,,使凯再度的亲吻着那根棒子。

  凯看见了里面的春色,不禁呻吟着∶「啊!」在屋内的莎莉觉得全身被快感包住了,她叫了起来。

  「喔!春子,奶现在也会了吧?」春子不好意思的说∶「哦!是的。」莎莉指导春子说∶「我教奶另外一种,就是我的头对着奶的阴部,奶的头对着我的阴部,互相舔彼此的下体。」春子移动着身子,说∶「是这样吗?」「对了,赶快开始舔吧!」春子慢慢地舔着莎莉的阴唇,她非常不习惯那味道。而莎莉被这样似有似无的逗着,更加爽快。

  莎莉吟叫着∶「喔┅」然後莎莉激动地舔着着春子,很猛烈的攻击密洞,使得春子大叫了起来。

  「呜┅」春子觉得太奇妙,不禁失声叫了起来。

  此时在屋外的父女听到大声的淫叫声,受不了了,将房门全打开了。

  凯大声叫着∶「春子!」少女睁开了眼睛,很惊讶看着门外站着的凯和J。

  少女吓了一跳,她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棒子,那根棒子在男人的二腿之间,是那麽巨大地挺立着。

  J现在说了∶「我们四个人来乐一乐。」莎莉站了起来,她的大乳房的乳头上还有春子的唾液。

  莎莉和凯站在春子脚边的左右侧,拉开春子的双腿,J站在春子张开大腿的中间。

  J说∶「莎莉,我现在要当一个大丈夫了,哈!哈!」莎莉说∶「你要让她过瘾啊!」凯笑着说∶「哎呀!她下面好湿哦!快一点嘛!」「春子我已打电话给奶家人,告诉他们奶要住在这里,研究英文,嘿┅奶家人还很高兴奶这麽用功,我们现在有好长的一夜,可以乐一乐了。」她们母女将春子的脚压住,J握着自己的棒子。

  少女闭起了眼晴。J的腰一挺,用力地将棒子插进少女的肉洞。

  「啊!」少女难以忍受地叫出来,她的肉体像要被撕成二半那样地痛苦,少女的意识恍惚地进入另一个世界。
【完】